搜一下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热门文章 > ofo推出购物返利再退押金-企一网

ofo推出购物返利再退押金-企一网

2019-12-03 03:13:58 标签:ofo推出购物返利再退押金

  号称“骑时可以更轻松”的ofo,退押金时却总要给用户设立一些路障和关卡。继P2P和虚拟金币后,这次ofo再次尝试了购物返利。

  想退押金先消费

  依然拖欠千万用户押金的ofo最近又找到了新玩法。

  近日,ofo推出了“天天返钱”活动,声称“无需排队,直接退还押金”,用户同意参加此活动后,原本的押金将转入“天天返钱”的账户余额中。

  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操作是不可逆的,也就是说用户一旦参加该活动,就意味着放弃了对押金的索取权利,也不能再排队退还押金,只能通过购物返现的形式慢慢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199元押金。而要想将购物返现积累到199元同样不是一件易事,这可能需要用户消费上千元才能达到。

  新金融记者打开ofoAPP看到,其首页新增了ofo返钱入口,并宣称“购物返现金,押金可提现”“购物返现金,最高返40%”。该板块为电商导购平台,用户从电商网站复制商品链接—打开ofo返钱—搜索下单而获取返利。页面上每个商品下方都注明了购买该商品可获得的返利金额。

  根据规则,用户在客户端内购买商品,订单完成后,次月25日才可获得返现金额。普通用户每当返现金额达到20元时,即可提现20元。押金未退的用户将押金转至该账户后,可享受双倍返现,也就是说这部分用户提现金额达到20元时可以提现40元。

  但事实上,即使减去返利金额,其售价也并不便宜。新金融记者随机挑选两款产品,其中小天鹅洗衣机售价899元,返利3.15元,相当于895.85元,然而这款商品在其官方旗舰店上的售价只有799元;一款169元的美的电饭煲,返利4.4元,相当于164.6元,但其专卖店的售价仅为149元。此外,若不考虑“同一商品限购5件”这一规则,通过这两款商品将购物返现金额累积到199元,则要购买57536元、64台小天鹅洗衣机或者7774元、46台美的电饭煲。

  出真招还是耍花招

  自去年以来,ofo每天都要面临上千万用户的灵魂拷问:“今天你退押金了吗?”而ofo则一边践行“拖”字诀,一边试图将这笔押金重新运转、流动起来从而实现变现。

  2018年11月底,ofo用户在退押金的时候被告知,可将押金转入互联网金融平台PPmoney,并将押金变为该理财项目的特定资产,锁定期为30天,锁定期满后,用户将获得101.3元。随后有消息人士透露:“PPmoney向ofo支付100元/人的导流费”。这种将ofo用户“捆绑“为PPmoney用户、将押金转成P2P类投资的活动不久后因用户投诉而被迫终止。

  今年3月,ofo上线“折扣商城”,用户可以把押金兑换为虚拟金币,99元押金兑换150个金币,199元押金兑换300个金币。通过“金币+现金”的形式在商城购物可获得一定的折扣。这种变相性的强制消费,引起了用户的反感,人民日报微博更是对此发布评论称:“退押金别玩虚的。”

  对于此次ofo再次试水的购物返利领域,是否能成为其下一个出路?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、高级分析师莫岱青对新金融记者表示,返利业务领域由几个“巨头”占据主要市场,比如一淘网、返利网等,目前随着现在消费者购物场景的多样化,返利形式也越来越多。“对ofo来说购物返利可以算一种方式,它也需要用户流量,拓展用户数,但由于各种返利方式很多,能不能收获消费者的认可还是未知数。”

  从领骑者到掉队者

  ofo的故事从2016年开始。

  2016年4月,北大学生创业项目“ofo共享单车”对外宣布获900万Pre-A轮融资,投资方为唯猎资本和东方弘道。同年6月,ofo宣布总订单量突破500万。9月,其总订单突破1000万,日订单突破40万,同时,完成了由经纬中国领投,金沙江、唯猎资本跟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。仅1个月后,ofo宣布完成1.3亿美元C轮融资,其中包括滴滴出行数千万美元的战略投资。

  根据《2016中国共享单车市场研究报告》,2016年中国共享单车整体市场份额中,ofo以51.2%的市场占有率,位居行业第一。其中,城市覆盖数是第二名的3倍,单车投放量是第二名的1.6倍。

  事情的转折出现在2018年中期。

  通过多轮投资,彼时滴滴跻身ofo第一大机构股东,拥有近30%股份和两个董事会席位。去年7月滴滴系高管进驻ofo,其中滴滴高级副总裁付强加入ofo担任执行总裁,滴滴市场负责人南山进入ofo负责市场,财务总监Leslieliu分管ofo财务部门。滴滴系高管直接接管市场、财务等数个关键部门,令创始团队在内部的地位变得被动,至此双方的矛盾浮出水面。

  在尝试收购ofo无果之后,滴滴转而收购了小蓝单车并自建青桔单车品牌,自此之后,滴滴与ofo开始渐行渐远。

  ofo资金链逐渐吃紧,2018年9月,许多用户投诉其押金难退。随着ofo创始人兼CEO戴威被执行“限制消费令”,挤兑风波从用户端逐渐蔓延至产业上游。

  2018年11月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宣判,ofo运营主体之一的东峡大通应向凤凰公司赔偿货款本金6815万元,并按照年化利率6.525%的标准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。

  今年1月,顺丰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,请求冻结东峡大通的账户存款约1375万元。

  2月,天津飞鸽车业发展有限公司与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宣判,后者共计8082.75万元的银行存款和相应财产被冻结。

  随后,天津科林自行车有限公司与ofo另一运营主体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判决,冻结后者银行存款145万元或查封其他等额财产。

  作为共享单车昔日的领骑者,无论是不甘被巨头收购还是不断探索新的盈利模式,ofo从不掩饰自己不愿退场、不安现状的野心。但回归现实,不禁让人思考,风吹过后,一飞冲天的“猪”跌落尘埃,最终能爬起来的能有几个?

一级a做爰片免费观看